新型疫情影响合同履行的处理之道

2020-03-23 15:31:06来源:法制与社会

内容摘要:新型疫情横空杀出,合同履行存在障碍,处理之道为相互理解、支持和分担。

新型疫情如火如荼,疫情给中国社会带来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可以预见的是,疫情会导致合同履行障碍、批量违约纠纷爆发,如何管理法律风险和有效平衡各合同主体的利益成为律师工作的重中之重。

最有效的路径就是回顾历史,从以往经验中寻找类似解决路径,在03年的“非典”期间,当时最高院印发《关于在防治传染性非典型肺炎期间依法做好人民法院相关审判、执行工作的通知》(已失效)指出:因为“非典”疫情对合同产生的影响可以按照公平原则处理具体情况,对于因行政措施或者疫情导致合同不能履行的情况可以适用《合同法》117、118条进行相应处理。从以上规定看,前一句类似情势变更,后一句为不可抗力。对应司法实践,法院有不同的认定及处理:不可抗力、情势变更,或者商业风险。

不可抗力的法律后果在于违约责任减免和合同解除,情势变更的法律后果在于变更和合同解除。不可抗力与情势变更两者本身并非泾渭分明,存在交叉地带,作出明确区分存在不小难度,而司法实践中可能存在法官先形成裁判结果,再倒寻裁判依据,故而笔者认为以上情形配对应当根据案情具体情况区分适用,并将重点转战至疫情导致的“法律后果”上。具体如下:

意思自治,有约定从约定。

标准合同的条款设置中,不可抗力不可或缺,但基本仅作为原则约定。如合同中对疫情有明确预期以及风险安排有具体明确的约定,如租赁合同中约定如遇不可抗力,承租人无法使用房屋,则租赁合同期限顺延,出租人应免除此部分租金,再如买卖合同中,出卖人交付货物中如遇不可抗力,则交付时间顺延,出卖人免责。则约定优先。

如无约定或约定不明,从法定。

不可抗力法律规定:《合同法》第117条第1款规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第118条规定:“当事人一方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应当及时通知对方,以减轻可能给对方造成的损失,并应当在合理期限内提供证明。”

根据《合同法》第118条、第119条[9]的规定以及诚实信用原则的要求,在不可抗力导致合同不能履行时,债权人、债务人均负有减损义务。

由此可见,只有当新型疫情导致合同不能履行时,才能主张免除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这里需要明确的是:如果单纯因担心疫情传播而带来的心理恐慌拒绝履行合同和迟延履行合同的,不能援引不可抗力要求免责。但是如因疫情严重,政府采取了相应措施,如取消了大型聚会活动,则会导致合同部分无法履行。同时,受到疫情影响的一方当事人应通知对方并且提供相应证据,如当地政府就疫情防控所发布或者采取的命令或者措施、航班取消证明、住院证明等。因为疫情爆发时期快递行业不营业,可以考虑电话、微信、短信等方式通知并保存证据。

至于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的重点在于免除责任的范围与程度应当与不可抗力波及的范围相适应。如不可抗力仅仅针对合同部分义务的履行,那就只能针对该部分义务进行抗辩,不能蔓延至整个合同的履行。实践中折射出来的是受到疫情影响不可抗力的当事人能否要求减免租金、承包费,我们留意到广东、江苏辽宁等各地行业协议分分发出减免租金的倡议,但这些倡议均是行业协会作出,无强制约束力。两者异曲同工,核心旨在公平原则。

经检索生效裁判文书,可以看出法院确认不可抗力导致合同不能履行的,免除不能履行合同一方当事人的全部或部分合同责任。

有关“情势变更”的法律规定在《合同法解释二》的第26条有明确阐述:如果发生了不可以预见,同时属于非因不可抗力、不属于商业风险的变化时,考虑到继续履行会导致明显不公平或者合同目的不能实现,当事人可以请求法院变更或者解除合同。

情势变更原则适用的法律后果是合同变更和解除。因法院对于情势变更原则的审查更为严格,疫情受到影响的一方当事人主张适用情势变更制度时,必须更加注意证明变更或者解除合同的公平性、必要性与合理性。

综上所述,因疫情受到影响的一方当事人主张适用不可抗力或情势变更原则进行抗辩的,法院处理此类纠纷的核心均在公平两字。在应对疫情对合同履行带来的影响时,我们建议合同主体各方本着公平原则,相互理解、在测算损失后各自让步,最终可以化干戈为玉锦。

作者:云南八谦律师事务所  李雁函  付涵虚

[责任编辑:萧鼎]

最新内容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内刊号:CN53-1095/D 亚博体育登录入口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D-2016-03 工信部备案号:滇ICP备13003036号-1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版权声明| 工作人员| 记者公示| 新闻许可证| 营业执照| 删稿指南| 新闻订阅

云南法制与社会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亚博体育登录入口